十三邀观后感

春节期间,好几口气看完了十三邀的所有节目。

对于自我内观有了新的认识,深感自我思考和内部连接的缺乏

意识到自己过分地理所当然地看待自我意识了

看到汪健那期,意识到我们目前的思考,杂念没有出路的时候时候还有必要去纠结吗?换句话说,我们这些渺小的纠结杂念有什么用,有什么益处呢?对人类自身?

#养蛙#

  • What:一款叫做“旅行青蛙”的游戏,许多人在晒蛙儿子给寄来的明信片,晒游戏心得之类的
  • Where:朋友圈
  • When:开始于2018年1月左右
  • Who:城市年轻女性为主
  • Why:游戏中蛙儿子的随机行为牵动了玩家的情感,在纷繁紧张的都市生活中奔波的年轻人需要内心中需要更加自由,无拘束的生活方式,这款游戏中的慢节奏和无明确目标的玩法填补了这类人群的心理空缺
  • How:从小部分游戏群体发展到在朋友圈被刷屏,用户的动机从单纯的满足心理需求上升到了社会认同的需求上,她们在朋友圈晒出自己蛙儿子的动态就像晒孩子,晒旅行,晒美食上,本质上就是需要不断地自我判断

《我不是一本型录》 对话

刘:

你看完《我不是一本型录》后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内容?为什么?(可以是多个点)

王:

当我看到这本书的时候,看了腰封上的介绍和之前你看过的一些反馈上之后,我的第一印象是这是一本很 “矫情,琐碎” 的书。但是当我看完第一章 “明星西点面包” 之后我的想法就有一些改变了。

我后来想了一下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想法转变?

首先我觉得我个人在某些生活习惯上是讲究不多的,可说是非常随便。就像文中说的我可能就是拿塑料袋打包一碗馄饨面回家当做晚饭的那种人,因此文中那些对于生活细枝末节的描述一开始缺失让我很吃惊,有些不适。不过一般也不会对不同的生活方式有什么反感,反而让我有些好奇的,好奇这俩人到底能把生活过得多细致?这让我有继续看下去的理由。

看过第一章的面包店之后我的强烈感觉就是我好像对我看这个书的意义有些误解了。文中说的 “明星西点面包店” 是一个很鲜明的例子,这家面包店是带有台湾特色的传统面包店,从面包的形状,种类,口感到包装纸的描述,以及文中所传递的“传统”的东西之所以应该为我们所重新重视,并不是因为他们 “老” 也不是要我们崇尚 “经典” ,而是这些传统的东西在他们出现之初就是好的,是合适的,是可以经得起时间去筛选的。

嗯,借此章节以及之后的章节对话,我逐渐清晰了一个认识这两个人不是活的“矫情”,相反我觉得两个人相当实在。我们可以很清楚地从对话内容中看出他们对于生活中细小事物的态度,是一种非常从心的态度,他们话语中批判的是一种不经审视的生活,换一个说法是,他们觉得现在很多人的生活是人与亦云,缺乏独立思考态度的。

文中很多地方。比如,说到洗涤剂,说到纸巾,其实我也深有同感,字里行间中可以看到自己也曾也有过的思考,疑问,但是我并不曾根据自己的想法去改变自己的行为或是深究下去,而是在脑中一闪而过。看到这本书我像是重新正视了自己很多的细小心思。

说到 “实在” 的生活态度,我后来想了想这个要做到真的非常不易,我自己的体验是我自己经常会因为自己所处的场景中,因为所面对的人而去跟随其他人的想法,无法正视自己的真实想法。这像是用一张很大的布把大家都包裹起来,让我们沉浸在集体的安全感中而泯灭自身的独立想法,我知道这是千万年来我们进化所得,也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本能。但是也许我们是人类,我们也许和别的动物的区别就是我们或许能够在后天通过不断的“刻意训练”来克服我们的本能,因此看到本书中两人的对话是非常有正面激励的,而且一定不止这些人,我们人类中很多人是有这样的能力的,他们可以在群体中保持自我,在社会中不被“洗脑”。

连系到昨天晚上看了罗振宇的世界读书日的直播活动,当分享人 黄磊 介绍时他说到“回归正常”的概念,罗胖举例说,一个现实生活中很正常的人,在网络上匿名之后会表现出很多反社会,反人类的言语。这让我想起根据1971年在斯坦福大学进行的斯坦福监狱实验改编而成的电影《死亡实验》里面的情节。

工业变革以来,人类社会的分工越来越明确,从大学到职场社会,我们都被教育要做自己的本职,明确自己的身份职责。但是这些时刻都在提醒我,当我身处某种情景时,身着某种制服时,扮演着社会中某种角色时,担任某种职务时,不应该忘记我们作为一个自由人的独立思考态度,所谓的代入感以及群体所施加的压力都是应该被不断审视的。简单说,努力做一个用心生活做事的人,恰恰不是凡事都“认死理”,而是需要飞出地球才能看到地球的本来面貌。

刘:

你怎么看现在的设计工作?

王:

说到现在的设计工作,我想先说一下我是怎么看设计师这个职业的吧。我对于设计师的认识是经历很多变化的,你知道的我大学所学专业不是设计或者美术相关的,甚至在大四上学期的时候我都没想过自己会从事设计工作。那个时候我心目中的设计师是一种很有逼格,很有品位的工作,他们每天指引着其他人的审美取向。

工作至今我对于设计师的认识有了一些变化,当然好的设计师还是需要美感,品位,而且是各个阶段的品位,昨天学了一句话叫做 “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好人”大概就是这样的。这就像好像是张爱玲说的 “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我们对于甲方的情感应该就是这样的。与之前认识不同的是我们好像不再是引导大众审美,而是迎合大众审美。就这一点来说我之前是有点纠结的,好像不太能够接受。就像,网上会有很多设计师把一个根据甲方意愿改了之后的方案和一个改之前的对比图放出来的那种落差感。有一段时间看到这种帖子我的内心是很解气的,你看明明就是自己做的那个好啊,客户改了之后的是什么玩意。但是逐渐会意识到,这样做并不能让看到这种帖子的人就提高审美能力,就立即尊重设计师的意见了,反而这种情况是难以解决的问题。这个时候自己作为设计师其实是会开始怀疑人生的…

随着接触的项目和甲方越来越多,上面说的情况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好像有点想明白了为什么甲方 “不尊重” 设计师的意见了,原因是我们的 “意见” 根本不值得 “尊重” 。就拿我自己来说,其实对于一个项目的最重要的业务,流程我是绝对不可能比负责人更搞得清楚的,我的意见其实停留在非常窄的表现层上。我们在设计上所做的其实非常的简单,远比我们想的肤浅。就像对于一家公司来说决定生死的不是设计层面的事情,如果设计师提供的价值仅仅停留于此我们就不要苛求甲方对我的设计不指手画脚。还有,前一段时间看到新闻说在美国湾区的公司里已经不存在叫 “UI设计师”这样的职位了,他们的设计师已经都是兼具交互体验的设计师的。或许是一开始我就把 “设计师的职能” 理解的太狭义,叫它 “用户体验设计师” 会好一些。

当然一味勤于满足客户需求的做法,同样是不负责的偷懒行为。我们叫设计师,可以为师,就在于我们在设计方面是优于其他工作者的,我们就应该对于在设计上有所坚持。工作中其实这种态度真的需要始终秉持,就拿我刚进入项目时 “校对UI” 的工作就是非常好的实践机会,这样的流程可以在团队其他成员中树立对于设计的严谨和坚持,这样长此以往便会让本来对于设计不够重视的人员了解到设计的重要性。

就个人发展的角度来说,现在的设计工作其实对于我在项目协调和团队协作上的帮助会较大于在设计专业上的提升。了解过10000小时的定律,觉得现在的工作或许缺少可以 “刻意练习” 的机会,由于需要快速迭代的原因,我们项目需要设计师在短时间内提供设计服务,项目比较重视结果,对于个人来说我们失去了 “换一种思路” 做设计的机会。

相反,这儿的不足也就是它的优势所在。在此团队我所收到的思维方式就是强调用户中心的方式,对于产品的坚持。快速迭代也让我感受到了设计效率的提升。多版本管理以及多项目协调和多个接头人的沟通也让我知道了主动沟通的重要性。

刘:

未来的计划方向,有什么打算?

王:

作为一个本科不是学设计相关专业的人来说,刚进入这个行业总是会给自己找借口,很容易就只以一个非专业设计人员来要求自己,我很快意识到这样的想法是会出很大问题的。对于专业知识技能我是希望这初期能快速熟练掌握,至少能够达到一个设计作品从无到有的阶段。

当然现在发现,设计最难的还是精益求精的过程,似乎没有终点也没有极限,就像画家需要掌握一幅画作画没画完的那个度。做东西要适度,便是从大学到职场这段时间的最大感悟。

接着说道今后的打算,其实我之所以选择转行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希望以此接触互联网行业,当时认为自己对设计感兴趣,并且有自信,所以做设计便是我能够最快地进入互联网行业的途径。希望进入互联网行业是因为有意愿时机成熟的时候自己可以出去创业,自己做一些事情,不是要做什么大事,主要原因是希望能够达到财务自由的状态以及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能耐,能做多大事情。

具体到做什么,说实话自己一直对于游戏产业很感兴趣,虽然我真的很少玩游戏,我经常是玩着玩着就会不自觉地去想这件事实在是很没什么目的性,觉得终归我们要在现实中去生活。记得前几年很火的《盗梦空间》,里面有一个情节就是,说是有一个地下的 “造梦作坊” 里面的人已经沉迷梦境了,他们在梦中做花的时间远远超过在现实中的时间,他们觉得梦境才是真实的,而会把现实当做不真实的,他们是在梦中醒来的一群人。同样,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多少也会有这样的人的,他们在自己的世界中醒来,或在游戏中醒来,或者电影中醒来,或者书籍中醒来。这就是我对 “游戏” 产业很感兴趣的原因之一。

说回,未来吧。我觉得作为设计师,我现在欠缺的是对于设计作品的敏感度以及创作意愿,敏感度觉得需要很多经历去磨砺吧,创作意愿其实是一种思考方式的问题,现在做设计是会产生很严重的路径依赖的,我经常会下意识地就做出某个方案来,当然这有好有坏,但是这样的工作方式就像,一个人一开始能够在半小时内写出一篇60分作文,到这个人能够在十分钟内写出一篇60分的作文一样。

这个问题是我最近才开始意识到的,现在我还没有很好地办法去解决,但是已经开始有意识地去摆脱这种思维定式,开始在做每个设计的时候肯多花一些时间去思考一些之前已经固定的东西。其实明白一件事情的正反两面,并且在这之间做出权衡才是最考验心智的东西,也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嗯,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