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讨厌大声说话的人

最近在地铁上可以预见很多要回家过年得到人们儿,人们来自五湖四海,今天早上上班的地铁上就预见三五个外来务工者。其实穿着上大概看不出和别人有什么区别,但是他们以上地铁就开始了“高声的对话”口音不太重,说的具体内容是转地铁,他们商量完了路线问题之后就开始了唠家常。

车厢里的多数乘客应该是想我一样的上班族吧,都在看着手机,显然大家被他们的大声说话的方式注意了,大家都上下打量了一下这群人,可以从大家的眼神中看出对他们大概是不太有好感的,说实话我自己显然也被他们影响了。车厢的分贝数直达他们到站下车了才降低了许多,似乎知道那是才算恢复了车厢的正常状态。之前也遇见过很多类似情况,这样的场景多发生在公共场所,比如刚才说的公共交通(公交,地铁,机场),博物馆,高档餐馆。总结一下应该主要发生在一些大城市特有的场景中,以上那些场合(地铁,博物馆,机场等)是除了大型城市外不常见的。

我在想,为什么有一些人出现在这些场合中时会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会那样的“刺眼” ?以及我自身为什么讨厌这样的大声说话的人们。对此我有几点思考。当然其实一部分道理很浅显,不就是这些人说话声太大了吗,一个本来安静的氛围被打破了,就是你走的好好的突然被人使坏绊倒一样生气,但是真的是他们故意要大声说话吗?他们非要这么大声说话吗?我们首先不考虑是故意的,因为这是普遍现象,不大可能他们处心积虑来地铁上“打扰”。

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些人的素质问题,那又是什么素质呢?我想绝不是教育水平,知识上的问题,显然课本学校里并不会教你行为习惯上的东西。而且可以肯定不是经济原因,可以看出他们并不是什么“穷困”之人。

其实我们应该来具体分析一下他们为什么要在这些场合大声说话 ?而我们这些人就不会那样大声说话 ?

我认为关键的一点就是他们是一群人,而且一般是一群关系密切的人,这些人可能是一个大家庭,或者有血缘关系的代系,亦或是相识的老乡。而我们这些上班族来到地铁上基本是偶然相聚在一个车厢的,我们算不上一个集体,顶多是一松散的群人罢了,这一点是决定我们与他们行为方式不同的根本原因。打个比方,你正坐着地铁时,上来一群穿着统一的人,可能是一个公司的,或者是一个球队的,你要是心思敏感的话也一定也会感觉空气中好像添加了一些紧张的氛围吧。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大概是因为来自我们进化之路上的教训吧,估计我们的祖先曾经吃过被一群外来族群侵略的血的教训。这些穿着统一的人们一进入车厢就像外族入侵了本来就属于自己的领地一样,而我们这些本来在这个车厢里的人们却只是一群松散的组成,对于这样的实力碾压,我们心里产生了对此的抗拒,厌恶之类的情绪,情绪来自我们这些弱小的上班族的自卑。

回头来看这些大声说话的人们,他们一开口就向车厢里的人们表明他们是一个集体,一个强有力的组成。要是他们不仅大声说话,而且还用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大声说话,我想其他人更一定不会忽视这样”可怕”的存在。

其实本地人排斥外地人(注意排外和歧视不是一个概念),也许就是基于这样的心理暗示,本地人害怕一群外来的更有力量的“外族人”抢走本来属于自己的资源,所以本能地要求抵制外地流入人口。这里说的本地人其实是很广泛的概念,取决于自己在具体情境下的认同感。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就是我们在成长到某个阶段时会很排斥自己父母等亲属的感觉,我们总是觉得自己的父母某些让自己很尴尬,很不喜欢(当然有父母的原因)但是另一方面就是你对于自己父母的认同感在下降,你正在形成自己的文化认同,你认识的世界和他们以及不一样了。你们本是有血缘关系的家人,但是你要是和父母一起乘坐地铁,他们俩要是大声说话,你八成会觉得很尴尬,想离这俩老家伙远一点吧,这便是你对于他们的不认同,你认为你不属于那样的人,你希望他们还是做一个安静的父母就好。某个场合你要是觉得父母给你丢脸了,让你尴尬了,其实不是大问题,只是你们在这个问题上文化的认同感出现了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