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

发现很多同龄人是被陷在了阶层了,不管是否家境如何,数量不少,当然可以解释为人群的正态分布

判断标准还是看真正想奋斗的人是否能够或者自我实现了

需要警醒自己

不论生活意义如何,自己没有太多可犹豫的,不要叹息,把叹息留给从前的自己吧。

又发牢骚了

害怕被认为没有趣,没有见识,没有文化,我们害怕脱离了主流意识,进化使然,让我们紧跟人群。

但当个体崛起之时,内视自己的真实目标才是不辜负生命的,但我们真的能看到自己的吗?

自由意志来自什么,我们可能至死也看不到解脱的希望

但解脱真的那么重要吗?解脱就能成为自己吗?

造物者偏见2-当局者迷

今天的事情算是让我正视同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了。

简单说一下是什么事情吧先,就是最近产品在大改版,我负责其中一个模块,然后就做了一版设计,今天开会大家一起评审,会前看了其他人的设计,真的觉得很一般,质量并不高。到时觉得自己做的还挺牛逼的是吧,哈哈,于是会上就被各种diss了。主要是两类问题,一是设计风格过于浓重,二是信息层级关系没有处理好同时一些细节也被调出好多问题… 说实话但是在会上我陷入了深深的不自信,自我怀疑中,但是对于很多事情并没有看清,同时也没有意识到他们说的问题。 继续阅读“造物者偏见2-当局者迷”

工具

关于设计工具,设计软件我们一直以来的看法是这些都是工具,是手段,更重要的是设计思维。

但是今天又听到那句话了,查理芒格说的

当你手里有把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

其实我们所能掌握的设计工具方法手段其实都是在限制你设计思维的枷锁……

一个长期的打算以及需要思考的事情

对于虚拟现实需要考虑的问题

 

对于出行的需求改变(对于出行的定义,我们为什么需要躯体出行,将来的变化)

 

对于大型城市的需求(为什么我们需要生活在大城市,城市化对于人的改变)

 

对于人与社会关系的改变

 

目前认为虚拟现实的价值将在个体之间连接之后,对于虚拟现实的产品价格我认为可以很高,现有产品价格对标的对象过于狭窄,这类产品的使命不只是替代手机这样的产品,我认为他是替代汽车,甚至核心城市房价的产品。这样看来我们目前的产品售价其实可以不用被太过限制了。

 

甚至我认为他可以先是企业级能承受的范围,参考的价格是庞大的办公场地和设备的支出。

 

以这样的参考对象去看虚拟现实设备,我们是否可以少一些对价格上不够平民的担忧。

 

其实之前的个人电脑计算平台已开始也是企业级应用开始发展起来的,不同于手机的技术,虚拟现实目前是0到1的过程,技术积累或许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因此让他在企业级市场积累经验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方向。

 

别忘了虚拟现实的目标提高人类的协作效率,那到底能不能提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