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十一点半的可乐鸡翅

明天中午的便当里缺一位荤菜,现在是夜里十一点半了,拉开冰箱,用我的笨手翻了翻,最终我打算让可乐鸡翅参演。
卖相实属不错的鸡翅,皮薄肉嫩,品性平实乖巧,无论是红烧,煎炸烤炙都有难得的口感和平衡的味道。被清水焯过的鸡翅洋溢着满足和自信。
鸡翅们脱离母体,聚集于此不就是为了我们的私欲吗?这样贫贱的出生,甚至是得不到老师傅们调教的,但也正是这样顺从的性格,给了我这样的厨房新手难得的鼓励支持。他们在那粘稠的可乐糖浆中翻滚时心心念念的都是 “小伙子,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请继续努力”。

继续阅读“夜里十一点半的可乐鸡翅”

泡面还魂

嗯,今晚刚回家就困得不行了,躺在床上眯了一会,迷迷糊糊醒来发现已经九点一刻了,猛的站起来感觉踩在云里,我想起来我做了一个梦,但记不清梦的内容了,眼睛里看到的像过电影一样,脑中回响着一首曲子……
眯着眼睛看着窗外黑色背景里的车流光斑闪动,舌头大概是缺失了水份的原因,酥酥麻麻的在嘴里翻动。
九点半,北京早春咋暖还寒的夜里,就一双白色拖鞋带着我下楼。一楼的便利店,一块黄色的招牌灯箱,巨大的深蓝色夜幕和手里红色的泡面包装袋。
我九二年出生,第一次吃麻辣烫是五年前,第一次吃辣条是八年前,第一次吃泡面是十九年前。大学时代,一周大概三次使用泡面和火腿肠挺过后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