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

恕我直言

我想忘记你,但我不想把你交给时间,我愿意珍藏你在深处

我不会向你表露,也不会向你自己坦白

我不愿前进,也不愿折返

或许是真实,或是幻象

不可磨灭,甚至困扰一生

这是最好的此刻

谢谢你

我和我

意识到,自己,自己没有产生罪恶感的罪恶感,我如何与自己和解?

我告诉自己那是妄念

翻来覆去不能安然睡去

想念你,想念那个想念你的自己

我一直在思索出路和法术

但或许那是一堵墙

没有裂缝的白墙

野蛮

敏感,奋斗,劲头,活力,热血,野蛮

当我们拥有了这些,或者正在追求这些的时候,我们丧失了什么

这些品质,或者说是天赋是现代社会,高效协作下难得的财富啊,但

新生力量迟早会繁茂起来,生命的轮回降临到我们头上时我们如何面对,我们如何准备?

困境

发现很多同龄人是被陷在了阶层了,不管是否家境如何,数量不少,当然可以解释为人群的正态分布

判断标准还是看真正想奋斗的人是否能够或者自我实现了

需要警醒自己

不论生活意义如何,自己没有太多可犹豫的,不要叹息,把叹息留给从前的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