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塔要建在山顶

一路上看来,越往南越多的塔在远方山头出现,应该是南方的山较多吧,那为什么少见在平地上拔起一座塔的?更不大可能建在半山腰,塔为什么要建在山顶?

山顶,往往是城市的最高处,那座塔很不讲理地就正好爬到了山顶去了。我想来应该和我们心中的自卑有关,假设一座好不容易建起来的高塔,虽说是比别的人类建筑都要高了,但是在那怕是一座小山丘看来也显得高塔的高度被亵渎了,我们怎么能忍下这口气哟?

报复最好的办法就是选择在高地上建塔,那样才显得心满意足

打破规则之后…

又到了新年假期的时候了,今年听了一位朋友对于假期的看法我觉得很有意思,他说他从来不过什么节放什么法定假期,因为那都是别人定的假期,大家什么时候放假合适并不一定适合自己啊,所以他都是不管什么放假节日都是按照自己的方式该工作工作,当然他每年会给自己假期的,至于是什么时候都是自己做的算,这样下来节省了好多时间,完成了多倍于他人的事业。

听完了这番观点之后,不经称赞,此人真是自己时间的主人啊……但是,转念一想,这样的观念对于我和大多数人来说并无卵用。究其主要原因就是那位朋友是一位自由职业者,自己开的公司,对于我们这些在“高度社会协作”内的人来说这样做简直是在作死。说的极端一点,我们不可能在大家都在休息的大年三十去打贵的要死(那时候滴滴肯定加价)的出租车去上班,没有早餐摊点的街道你在寒风瑟瑟的路上也找不到一家开门的餐馆,或许你可以自备一周的食物屯在家里…那种时候你要是去超市一定是限时开放的,要是去公立部门办个事情更是绝不可能的。自律性较高的你也不过是这时候看看书充充电之类的,要想真正的办公,这现在这个高度分工的社会你自己一个人要操作起来真的不容易。估计你像我一样唯一能做的就是呆在家里看看村晚比较现实。

我们很多时候会想自己身上为什么有那么多别人给你的规定,别人规定好了你什么时候放假,几岁上学,几岁上班,什么时候才能结婚,什么场合应该穿什么,过节应该吃什么…林林总总真的很烦你们这些老人,为什么要给我这么多规矩,我们不应该去追求自由,摆脱束缚,避免墨守成规,野蛮生长吗?我曾经和你一样对于这些规矩不屑一顾,认为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但是时间告诉我,没错,规矩是用来打破的,但是打破规则的那个人是你吗?这里我不是想泼冷水什么的,我只是脑海里逐渐明白了一个词更深的含义,那就是“责任”,打破规则的责任,自由的责任。

打破规则意味着你是在和广大人民群众对抗,不是说你触犯了谁的利益,而是你的明白你是在打破大家保持多年的行为习惯。这就像要是现在还有人说他们开发了一款APP,比微信好看,比微信高效,目标是要取代微信的地位,大家都来用我的APP吧。说这番话的人无异于痴人说梦,微信好不好用早就不重要了,这就像你在外面吃的山珍海味可能都比不上老家饭桌上的菜香,为什么?因为那叫做“妈妈的味道”,那是你人生十几二十年一直以来养成的味道习服。想想微信才在这个世界上出现多久,但是我们有事多么的离不开微信。

另一方面就是当下规则的网络效应,我们的社会要是发展成到老死不相往来的阶段,估计也不会有人管你自己在家打破了什么,杯子,盘子,罐子,还是规则。我们不要忘了“社会是人的社会,人是社会中的人”。我们可以活的很自我,可以和别人有不同的观念,可以选择不同的生活方式,但是我们难以改变的是我们都是相互依存的共生体,人类逐渐如此疏远,但是又是那么离不开彼此,我们需要的粮食,水电,娱乐活动都是建立在相互协作的前提下,我们早已不可能自己完成所有物质需求的生产,如果可以那也是需要付出巨大社会成本的事情。可以想象一下要是我们都自己种菜,养牲畜,那将极大的拉低我们的生产效率,而且更别忘了的就是,那样的生活里我们将失去我们最宝贵的东西—时间,估计那时候我们就没有时间去想打破规则的事情。

为什么我们都想去打破规则呢?我想大多是因为我们在现在的规则下都玩不好,好的运动员绝不会去抱怨规则,而是都是尽量去迎合利用规则获得成功。拳击举重等运动的选手会在比赛前疯狂降体重来获得比赛的优势,其实规则一直在变,优秀的运动员总能跟随现有规则去做到最好。据说很多职业篮球运动员在街头篮球中表现并不好,我认为那和他们长期根据职业比赛训练有很大关系,他们的每一个投篮姿势都是进过教练校正过的,到了街头篮球没有规则了,也就没法发挥出长期训练的优势。我说这个例子并不是要贬损职业体育,我想说正式这些规则才让体育的职业有了实现的可能,现代的比赛的观赏性上才能越来越强。

说到底打破规则其实并不是什么多么伟大的事业,那些说要建立新秩序的人,大多数不过是想通过新规则让自己获得有利的位置罢了,这就像只有那些排在窗口末尾的人才会要求再开一个窗口。在打破规则之后,我们看到的是两种人,一种是追求纯粹的无规则,就是为了自嗨,这类人也就是和孩子拍皮球一样罢了,他们沉浸在无线的自我里;另一类人否定了规则之后又主动提出新的规则打破的是现有的规则,追求的是新的规则,其实根部不存在什么自由,无非你有了制定新规则的自由罢了。我个人主观上是欣赏这后一种人的。

我好像说的有点消极否定了…好吧,我们来考虑一下打破规则的正确姿态吧(我这么说好像有点不讲理),我认为的正确姿态吧,其实就是你应当明白你打破规则之后的后果,并且能够承担的起的…哎,还是老一套哈,又说道自我承担上了。

道歉与两性关系

昨天听了一则文章,说的是孩子小时候收到父母虐待之后,那些把家暴归结于自己的孩子的心态会比归结于他人的孩子所受的心理创伤较少,不容易留下心理疾病。原因是那些把家暴归结于自己的孩子心理上认为问题是自己造成的,事态是自己所控制的,只是自己没有做好才导致家暴的,所以这类孩子会有较强的控制感对于生活有较强的自主能力,但是这样的孩子往往会受到更加严重的家暴对待,原因是他们把问题归结于自己的错,于是倾向于认为父母是好的,不懂得躲避施暴的家长,反而受到更多的伤害。

说到这里想到了为什么男性会在社会上占据主导地位以及女性为什么多数较为缺乏安全感,排除智力和体能上的差距,我认为两性之间的道歉关系也是一定的额原因。

我们受到的教育往往是不管男女之间犯错在于谁,我们倾向于会认为男方道歉较好,这样能说明男生的大度,体谅之意。在这样的关系中女生往往会更容易陷入安全感和生活的自我掌控的失控问题,这便是道歉给对方所带来的问题之一。心理上的原因和上述的家暴的例子相似,女生在获得男生的道歉之后潜意识里会认为多数问题的原因是由于他人造成的,虽然能够暂时获得安慰,但是长此以往容易失去对于生活的掌控感,从而失去安全感。

拿到我们做人做事上来说,对于道歉我们应该谨慎些,不要轻易道歉,只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友好而道歉有时候只会让对方得寸进尺,但是有些事情的道歉确实有利于我们心里上的成熟和增强自身的控制能力。

我们常常认为道歉是示弱的表现,按照上述分析道歉反而是自信的表现,是有能力有信心去掌控生活的表现,当然我没有鼓吹道歉就是好的,你懂得,任何事情都有多面性,我们以更开放的心态去看待就好。

为什么我讨厌大声说话的人

最近在地铁上可以预见很多要回家过年得到人们儿,人们来自五湖四海,今天早上上班的地铁上就预见三五个外来务工者。其实穿着上大概看不出和别人有什么区别,但是他们以上地铁就开始了“高声的对话”口音不太重,说的具体内容是转地铁,他们商量完了路线问题之后就开始了唠家常。

车厢里的多数乘客应该是想我一样的上班族吧,都在看着手机,显然大家被他们的大声说话的方式注意了,大家都上下打量了一下这群人,可以从大家的眼神中看出对他们大概是不太有好感的,说实话我自己显然也被他们影响了。车厢的分贝数直达他们到站下车了才降低了许多,似乎知道那是才算恢复了车厢的正常状态。之前也遇见过很多类似情况,这样的场景多发生在公共场所,比如刚才说的公共交通(公交,地铁,机场),博物馆,高档餐馆。总结一下应该主要发生在一些大城市特有的场景中,以上那些场合(地铁,博物馆,机场等)是除了大型城市外不常见的。

我在想,为什么有一些人出现在这些场合中时会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会那样的“刺眼” ?以及我自身为什么讨厌这样的大声说话的人们。对此我有几点思考。当然其实一部分道理很浅显,不就是这些人说话声太大了吗,一个本来安静的氛围被打破了,就是你走的好好的突然被人使坏绊倒一样生气,但是真的是他们故意要大声说话吗?他们非要这么大声说话吗?我们首先不考虑是故意的,因为这是普遍现象,不大可能他们处心积虑来地铁上“打扰”。

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些人的素质问题,那又是什么素质呢?我想绝不是教育水平,知识上的问题,显然课本学校里并不会教你行为习惯上的东西。而且可以肯定不是经济原因,可以看出他们并不是什么“穷困”之人。

其实我们应该来具体分析一下他们为什么要在这些场合大声说话 ?而我们这些人就不会那样大声说话 ?

我认为关键的一点就是他们是一群人,而且一般是一群关系密切的人,这些人可能是一个大家庭,或者有血缘关系的代系,亦或是相识的老乡。而我们这些上班族来到地铁上基本是偶然相聚在一个车厢的,我们算不上一个集体,顶多是一松散的群人罢了,这一点是决定我们与他们行为方式不同的根本原因。打个比方,你正坐着地铁时,上来一群穿着统一的人,可能是一个公司的,或者是一个球队的,你要是心思敏感的话也一定也会感觉空气中好像添加了一些紧张的氛围吧。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大概是因为来自我们进化之路上的教训吧,估计我们的祖先曾经吃过被一群外来族群侵略的血的教训。这些穿着统一的人们一进入车厢就像外族入侵了本来就属于自己的领地一样,而我们这些本来在这个车厢里的人们却只是一群松散的组成,对于这样的实力碾压,我们心里产生了对此的抗拒,厌恶之类的情绪,情绪来自我们这些弱小的上班族的自卑。

回头来看这些大声说话的人们,他们一开口就向车厢里的人们表明他们是一个集体,一个强有力的组成。要是他们不仅大声说话,而且还用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大声说话,我想其他人更一定不会忽视这样”可怕”的存在。

其实本地人排斥外地人(注意排外和歧视不是一个概念),也许就是基于这样的心理暗示,本地人害怕一群外来的更有力量的“外族人”抢走本来属于自己的资源,所以本能地要求抵制外地流入人口。这里说的本地人其实是很广泛的概念,取决于自己在具体情境下的认同感。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就是我们在成长到某个阶段时会很排斥自己父母等亲属的感觉,我们总是觉得自己的父母某些让自己很尴尬,很不喜欢(当然有父母的原因)但是另一方面就是你对于自己父母的认同感在下降,你正在形成自己的文化认同,你认识的世界和他们以及不一样了。你们本是有血缘关系的家人,但是你要是和父母一起乘坐地铁,他们俩要是大声说话,你八成会觉得很尴尬,想离这俩老家伙远一点吧,这便是你对于他们的不认同,你认为你不属于那样的人,你希望他们还是做一个安静的父母就好。某个场合你要是觉得父母给你丢脸了,让你尴尬了,其实不是大问题,只是你们在这个问题上文化的认同感出现了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