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的纸箱

最近午夜梦回总是被一些东西惊醒或是根本就睡不着。

1、我焦虑的原因是,我想在北京买房,但是以目前的经济能力,这恐怕是一个不可能的目标。

那么就要问,自己为什么要在北京买房呢?

首先,我认为在北京“买房”是一种象征,标志着自己能够在北京长期的奋斗,在北京没有房子,基本每一两年就要搬家一次,那种漂泊的感受非常明显。自己在出租屋里难以建立归属感,因为你住在别人的空间里…

我感觉自己从小就对于什么是别人的,什么是自己的有非常清晰的认知。但就是这样的认知,让我更加受不了如今在租住的房子里。我希望有一个自己的空间,这是从小以来的愿望,一直在追求。可以给我安全感,对,说到点子上了,根本上是因为缺乏安全感。因为家庭给我的支持几乎没有,目前的生活都是自己奋斗出来的,那种毫无依靠,安全感缺失的感受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需要一个港湾,自己的房子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住在自己的房子里,能够感受每次往家里添置东西的幸福。但是租在别人的房子里,每次买东西都会考虑搬家的时候好不好搬家。每次购物的快递纸箱都需要考虑在搬家时能不能用上,以至于屋里堆满了大小的纸箱。每次回家看到这些箱子,也都在提醒我,我们随时可能离开。

2、了解了自己为什么想要自己的房子之后,需要做的就是去发掘自己愿望的底层假设是什么,根本上是什么让我产生了这些念头?

因为上文说的“安全感”,我想我的假设可能是“只有买房才能获得安全感”这个吧。我可能是认为,只有买了房,住上自己的房子之后,自己才会有安全感,有了安全感之后至少自己就不会那么焦虑了。

3、接着就要问了“只有买房才能获得安全感”吗?

我推测自己就是个比较焦虑的人,就算现在能够买房了,有了房子带来的安全感了,但是大概率还会有其他事情又会让自己没有安全感,比如之后有孩子的教育问题、自己的身体问题、家人和事业的问题等等。所以,依靠外界事物的达成来获得安全感的路感觉是一条不归路,水涨船高,自己可能永远没办法获得永恒的“安全感”。

4、换一个角度

不知道?现在好困?等一会在写—— 09/15 15:09:13

我又回来了,大家都说,缓解焦虑的最好办法就是行动。但是这是否意味着“焦虑”是没办法消除的,只能是缓解。行为缓解了当前的焦虑,但是新的焦虑也会随之产生。那这样我们的一生始终都会被焦虑所困扰。

焦虑如果始终存在,那必然有其合理性,合理存在的东西,我们需要换一个角度来看待。焦虑可能并不是一个需要消除的恶魔,虽然我们现在因为焦虑寝食难安,但是是否有可能只是我们看待焦虑的方式出了问题。这让我想起了心理学上的另一句话“ 有时候如何看待能力比能力本身更重要”。

5、我的焦虑本源

首先我自己脑海中的“焦虑”一般都是抽象的,较远的概念或者事情,比如几年以后生孩子的问题,十几年之后事业的担忧这类的事情。因此,焦虑影响我的是自己的远期生活。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强准备”型的人,如果一个月后有一个考试,我一定会提前准备,不管准备的效果怎么样,我一定是需要投入一定的时间准备,如果自己觉得没有花功夫准备好,临场的表现就会特别糟糕,甚至低于自己的实际水平。更深层的来看这个事情,我觉得可能是从小接受的教育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观念,这种把凡是都希望从容不迫,准备的面面俱到的观念始终影响着我之后的工作生活。

如果一件事,我没有准备,不太了解,我一般是不大可能去尝试的。因此这样的观念让我始终做事谨慎小心。不好的影响就是我这个人不大敢闯,尤其是突发多变需要及时性决策的活动,我往往容易出差错。俗话就是,“一般不掉链,但只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上面这样的观念,可能才是我如今容易产生焦虑的潜在原因。焦虑本身让我有了安全感,对一件事情焦虑恰恰变成了一种准备。但是我需要明白焦虑不能让我做好准备,错的不是准备,而是仅仅通过“焦虑”,让自己产生了我已经准备了好久的幻觉。焦虑有时候是一种心理补偿机制,当你午夜难眠是,往往只是我们不肯面对失败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