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

时常会有一种气味

弥漫在眼前,闭上眼

弥漫在脑中,张开眼

我知道那是白日梦😶‍🌫️

但对于我来说是那么迷人

被封闭在情景中

被按在地上起不来

又是那么顺利和自然

沿着路走

饿了就吃

似乎逃不了

也许要依靠

时间来治疗

价值和内驱力

做视频的感觉就是缺少内驱力,为什么要做视频呢?可能我需要好好想一想的

如果只是为了缓解内心的焦虑的话,做视频很难一直坚持下去,因为一旦你做成了一个视频,可能你的内驱力就下降了,将会导致你没有办法一直持续的保持一个创作的热情。

所以我可以系统的梳理一下,我对于做视频的一个价值感的自己是不是认同很多东西是自己不认同,只是好像外在的一些因素导致你。

嗯,首先说一下,我一开始做虚拟现实视频的时候,其实是想把这个事情当作自己的一个事业,这样就可以把工作和事业区分开来有一个自己长期可以坚持的一个事业的方向。

这样的话可能要理解一下事业,对于我个人的价值是什么这么问的话,好像我一直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嗯事业对于我自己来说,除了赚钱养家,满足这种温饱的需求之外,我想他可能提供给我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慰藉。

面对尽头

今天浏览这信息流,划过几个关于虚拟现实的文章,看了几个未来的发展趋势介绍,关闭继续往下,看到了关于乳癌症还能活多少年的标题,心里咯噔一下…

那一瞬间,感觉从对未来的遐想,突然转到了生命的尽头

这几天,脑中时不时会猜想,自己到底能活多久,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到来?

我又会如何回顾自己的一生?

我肯定很遗憾,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的遗憾

我明白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对于未知的恐惧,这也让我感受到我们生命的残酷

是那么杀伐果断,那么的不问青红皂白,让我们无处辩解

曾经我可能会得出要珍惜生命的感悟,但现在我认为其实不是“珍惜生命”这个行为,重点应该是我要好好想想自己在这段生命里想要得到什么、看到什么、感受到什么

或许,最终就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事业焦虑

做VR的节目,是为了缓解我的焦虑,并不是为了发展自己的VR事业,一旦缓解了一些焦虑之后,做VR的动力也就消减了。甚至于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可能也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焦虑。行动的目的是解决焦虑,焦虑来自于自我假设,假设是否经过验证和自省?关于人机关系的自我假设可能导致焦虑,比如攀比心理,比较心理,竞争心理,这些其实是根植于我们人类类型的生理因素

那么我的焦虑是什么了?我自己给自己 一个假设,自己应该在工作之外有自己的事业,事业的发展焦虑就是我的焦虑。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焦虑?可能是来源于一种“比较思维”,就是我应该比别人更成功,自己给成功的定义是比他人事业有成。

但是,我自己其实逐渐清楚了,工作、事业、家庭等等这都是人生的意义,但是我把这三者的平衡搞错了,他们是什么关系?是互相影响的关系。那我追求的是什么呢?

年轻时只知道工作,过段时间发现自己需要的是事业,年纪大了之后可能家庭变成最重要的了。这个过程应该是自己随着年龄发生的认知变化吗?还是应该有自己内心的诉求?

那么什么是所谓的人生的意义呢?我需要的不是死去的时候别人给我盖棺定论,我更在乎的是人生的每一时刻的感受,当下其实就是人生的意义,有点像微积分的思想,人生的曲线就是每一个圆点决定的。我们能够把握的可能就是当前,所谓的趋势是你必须接受的,当下才是你可以有所作为的。

做对于自己所在的共同体有意义的事情,能够产生幸福,持续做,持续产生幸福。

害怕因为能力问题被别人瞧不起,担心别人觉得自己能力不行,其实自己也是带着能力判断的标准去看待事物和人的。因为本质上,能力反映了生命的基因,基因本身在极力证明自己比别的基因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