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和内驱力

做视频的感觉就是缺少内驱力,为什么要做视频呢?可能我需要好好想一想的

如果只是为了缓解内心的焦虑的话,做视频很难一直坚持下去,因为一旦你做成了一个视频,可能你的内驱力就下降了,将会导致你没有办法一直持续的保持一个创作的热情。

所以我可以系统的梳理一下,我对于做视频的一个价值感的自己是不是认同很多东西是自己不认同,只是好像外在的一些因素导致你。

嗯,首先说一下,我一开始做虚拟现实视频的时候,其实是想把这个事情当作自己的一个事业,这样就可以把工作和事业区分开来有一个自己长期可以坚持的一个事业的方向。

这样的话可能要理解一下事业,对于我个人的价值是什么这么问的话,好像我一直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嗯事业对于我自己来说,除了赚钱养家,满足这种温饱的需求之外,我想他可能提供给我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慰藉。

面对尽头

今天浏览这信息流,划过几个关于虚拟现实的文章,看了几个未来的发展趋势介绍,关闭继续往下,看到了关于乳癌症还能活多少年的标题,心里咯噔一下…

那一瞬间,感觉从对未来的遐想,突然转到了生命的尽头

这几天,脑中时不时会猜想,自己到底能活多久,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到来?

我又会如何回顾自己的一生?

我肯定很遗憾,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的遗憾

我明白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对于未知的恐惧,这也让我感受到我们生命的残酷

是那么杀伐果断,那么的不问青红皂白,让我们无处辩解

曾经我可能会得出要珍惜生命的感悟,但现在我认为其实不是“珍惜生命”这个行为,重点应该是我要好好想想自己在这段生命里想要得到什么、看到什么、感受到什么

或许,最终就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啊?这就是虚拟现实?

(music~) 什么是虚拟现实?什么是虚拟现实?如果你想知道什么是虚拟现实的话?就让我带你研究! (鼓掌动作)

(人像正面拍摄)现在谈到虚拟现实,大家脑子里想到的肯定是“头戴式的显示器”之类的设备。

大家先别急,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拍摄仿木纹桌面),这就是虚拟现实,这也是我在多多上斥巨资买的“简约现代学生写字长方形办公桌”它的材质是“高级-仿黄梨木”。

啊?你说不对啊,虚拟现实不是这玩意吗?(带上quest动作),这俩都是虚拟现实?

我说你们冷静一下,听我解释

(人像正面拍摄) 所谓的“虚拟现实”啊,那是最近几年才的词儿,曾经这个概念有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叫法“仿真”(放大字幕)。

比如, (图片切换) 我们小时候的“仿真枪”、“仿真车”、以及“仿真XXX”(哔~)

(人像正面拍摄) 用“仿真”这个词来理解虚拟现实,大家就理解我的桌子和头戴设备之间的关系了。不管是通过高清纹理贴图,还是仿木纹贴片。这都只是实现手段,核心的目的其实都一样,那就是我们人类有一种希望能够模拟,并无限低接近物理世界的渴望。


模拟物理世界

尼采说出“上帝已死”,人类开始寻求自我证明,我们努力地想成为自己的上帝,我们开始扮演造物主的角色。人类可能难以控制时间,但是我们正在通过物质改造能力,改变生存空间。

尤其从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制造能力快速发展,我们建造了各种空间,比如人工建筑、岛屿、甚至卫星。信息革命之后,我们又迅速构建了网络世界,但是在网络上我们始终是一个二维生物体存在,网络对于我们来说更多的是通过二维屏幕来想象三维世界。

于是乎,虚拟现实技术横空出世,但是这个说法也不太严谨,其实虚拟现实出现的很早,只不过最近几年又开始热起来。

虽然说虚拟现实一开始的目的是模拟物理世界,但是这不是它的终极目标。

就要说到虚拟现实的最伟大的构想了,因为这项技术是人类已知的几种能够实现“超自然能力”的技术。


超越生理限制

为了解释这个事情,我又要提到我们人类一直在努力的另一个方向了,那就是“超越生理结构限制” (放大字幕) 。

其实这个事情很好理解,比如飞机的发明,就是超越了我们作为陆地生物的限制。宇航技术的发明,就是超越了我们作为地球生物的限制。怎么说的话,那虚拟现实技术想要超越什么限制呢?

我的理解,是要超越我们人脑信息的限制。这么说来,其实不管是曾经的电脑、手机,还是现在的头戴设备,或是未来的脑机接口,都在一脉相承地实现这个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我把现在的头戴式虚拟现实设备叫做“人类的最后一块屏幕”。


灵魂的归属

“模拟物理世界”和“超越生理限制”,为什么会成为人类乐此不疲地追求目标呢?

我的理解就是四个字“为了自由”!

人类无限的灵魂被限制在了有限的躯壳中,有限的躯壳有被限制在了小小的地球上。当我们感受到了精神的自由之后才会喊出“”,当见识到了广茂的宇宙之后我们的目标已经变成了“星辰大海”。回看自己心中难免有一丝不甘心,对于渺小的个体来说,在有限的生命中,如何才能获得更大的自由呢?

恐怕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很容易沉醉于海量信息,刷不完的短视频或是游戏世界,也许有人说这些是电子海洛因会毒害我们这一代人,但是我看这个现象的角度是,这些东西正式最低成本地满足了我们普通人自由的渴望。

展望未来,假以时日,虚拟现实技术发展成熟,它也许也会变成我们内心自由的一种归属地吧。


看到这里,如果你觉得看了这个视频对你有所启发和收获,就继续关注和支持我吧~我会在这里持续跟踪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和我自己对这个行业思考,谢谢大家。

事业反馈

为什么我需要做一个VR的自媒体?

因为我需要为这项事业提供足够的反馈,以激励自己持续进行下去。

为什么选择视频?感觉音频可能制作成本比较低的,但是不容易传播。

我突然觉得可以分阶段来做这个事情,初期通过音频低成本输出大量内容,同时也能够获得反馈和筛选,有了基本沉淀之后,可以考虑为有价值的音频内容升级为视频内容。

事业焦虑

做VR的节目,是为了缓解我的焦虑,并不是为了发展自己的VR事业,一旦缓解了一些焦虑之后,做VR的动力也就消减了。甚至于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可能也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焦虑。行动的目的是解决焦虑,焦虑来自于自我假设,假设是否经过验证和自省?关于人机关系的自我假设可能导致焦虑,比如攀比心理,比较心理,竞争心理,这些其实是根植于我们人类类型的生理因素

那么我的焦虑是什么了?我自己给自己 一个假设,自己应该在工作之外有自己的事业,事业的发展焦虑就是我的焦虑。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焦虑?可能是来源于一种“比较思维”,就是我应该比别人更成功,自己给成功的定义是比他人事业有成。

但是,我自己其实逐渐清楚了,工作、事业、家庭等等这都是人生的意义,但是我把这三者的平衡搞错了,他们是什么关系?是互相影响的关系。那我追求的是什么呢?

年轻时只知道工作,过段时间发现自己需要的是事业,年纪大了之后可能家庭变成最重要的了。这个过程应该是自己随着年龄发生的认知变化吗?还是应该有自己内心的诉求?

那么什么是所谓的人生的意义呢?我需要的不是死去的时候别人给我盖棺定论,我更在乎的是人生的每一时刻的感受,当下其实就是人生的意义,有点像微积分的思想,人生的曲线就是每一个圆点决定的。我们能够把握的可能就是当前,所谓的趋势是你必须接受的,当下才是你可以有所作为的。

做对于自己所在的共同体有意义的事情,能够产生幸福,持续做,持续产生幸福。

害怕因为能力问题被别人瞧不起,担心别人觉得自己能力不行,其实自己也是带着能力判断的标准去看待事物和人的。因为本质上,能力反映了生命的基因,基因本身在极力证明自己比别的基因优秀。

扎根

接上一篇

进入贤者时间,我好像感悟到了为什么

似乎是因为我的根没有落在这里,工作上,生活上,都是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

我始终像是一个游客,一个旁观者

我对这个社区不熟悉,对街道不熟悉,对人了解维度太少

网络世界、外卖、电商、让我们失去了对“附近”的概念

我们多久没去过家附近的小店了,没感受过街道,没和街坊邻居们聊过了

表面上我好像是对落地在这里了,但是始终被自己包裹着,没有伸出触角,没有扎根

时间好快

最近换了城市、换了工作

工作并没有很繁忙,但是感觉每一天过的飞快

我试图让自己沉下来慢慢感受当下

但是好像抓不住那脉搏

是因为一切都生疏,所以缺乏安全感的焦虑吗?

还是要做的新鲜事太多了,时间不够用?

生活质量、自由时间都有了更大改善,但是好像快乐并没有正向增加太多,这是为什么呢?

一开始我一回家就找事做,玩游戏、看电影、吃东西…我以为是这些事情让我忘记时间流逝了

所以我试着回家后什么都不做,就看着时间走是不是能慢一些?但是依旧无果。

我低下头想,有了一个想法,可能是我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

又是那个古老的话题?生命的意义?

纸笔书写

看到一直很久以前别人送的钢笔,但是家里很久没有笔水了,感觉很可惜,想买一瓶来陪他

但是始终下不了单,想到现在拿起笔书写就会问自己为什么不用电子软件记录,就逐渐放弃这个想法了

为什么不想用纸笔书写了?因为我总感觉自己写的东西没有价值不值得用笔写下来?还是纸质的不好分享?也许媒介从来都不重要吧?

焦虑的纸箱

最近午夜梦回总是被一些东西惊醒或是根本就睡不着。

1、我焦虑的原因是,我想在北京买房,但是以目前的经济能力,这恐怕是一个不可能的目标。

那么就要问,自己为什么要在北京买房呢?

首先,我认为在北京“买房”是一种象征,标志着自己能够在北京长期的奋斗,在北京没有房子,基本每一两年就要搬家一次,那种漂泊的感受非常明显。自己在出租屋里难以建立归属感,因为你住在别人的空间里…

继续阅读“焦虑的纸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