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十一点半的可乐鸡翅

明天中午的便当里缺一位荤菜,现在是夜里十一点半了,拉开冰箱,用我的笨手翻了翻,最终我打算让可乐鸡翅参演。
卖相实属不错的鸡翅,皮薄肉嫩,品性平实乖巧,无论是红烧,煎炸烤炙都有难得的口感和平衡的味道。被清水焯过的鸡翅洋溢着满足和自信。
鸡翅们脱离母体,聚集于此不就是为了我们的私欲吗?这样贫贱的出生,甚至是得不到老师傅们调教的,但也正是这样顺从的性格,给了我这样的厨房新手难得的鼓励支持。他们在那粘稠的可乐糖浆中翻滚时心心念念的都是 “小伙子,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请继续努力”。

判断一种食材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大概要看他是否常被清蒸食用。鸡翅的命运大概是不幸的,经常混迹于口水便当之中,能够在主菜之外被临幸已经算是难得。不完整属性在中餐里就远不如整只鸡来得大气正统了,可乐鸡翅那种 “极简” 的在做法上更是导致他难登大雅之堂。作为整鸡我们常常是怀着感恩尊敬的心把它整整齐齐地摆好放在锅里耐心熬炖。但是我们对于一群鸡翅的想法常常是欲壑难填般地要求他们。其实我有时候常常为鸡腿鸡翅这样“食用密集型”的食材抱不平,明明已经把最可口最滑嫩的部位集合在一起了送到你嘴边了,受到的礼遇却不如那些依附在整鸡上的家伙。

也许鸡翅们的野心不仅于此,他们绝不满足于作为一叠小菜,他们身上被赋予了鸡的朴素品质,但是单一的形式上让其陷入尴尬。即使有时上乘的表现会让餐桌上一些发挥失常的主角汗颜不已,但是也许这就是悲剧人物的宿命,再努力也…

鸡翅命运注定了它们不是能够被精心演绎的舞台表演,而他不过是存在硬盘角落的一部偶尔满足你私欲的小电影。
当然,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鸡翅,鸡腿的集合不如一只整鸡来的正式,来的更能唤起人们的尊敬?
首先想到的浅层的原因大概是物以稀为贵,就像没有奢侈品商家会把商品简单的堆叠在一起的,他们需要营造的是一种稀缺感,唯一性,即使不是什么限产包包,也要让他单独浪费一个硕大的空间。因此一只整鸡是具有唯一性的,而身处整鸡上的两对鸡翅鸡腿就是弥足珍贵的礼物,那是长辈在餐桌上会夹给后辈的,并且互相推让的珍馐,那意味着礼制,取舍和整个家族的传统。
再去想想更加本源的东西,鸡腿鸡翅这样任何单一食物的大量集合,绝不是人类基因认知里的那样,更不是自然状态。因此当我们面对这样在美食上的富余时表现出的往往是我们人类的原始冲动,那意味着放弃了自律,克制。这是我们由于稀缺社会产生的文化传统所不耻的,那意味着缺乏礼教和自我约束。那些聚集在一起的“乌合之翅”,他们的内心戏是孤独演绎着千百年来被正统文化所抛弃的,对此我只能在吃鸡翅时默默地表示遗憾,但是鸡翅还是要吃的,请不要剥夺他们最后的尊严了。
个人经验,短时间内不要吃过量的单一食物,这既是对自己味觉的蹂躏,也是对这些单纯鸡翅的冒犯。享用一盘的鸡翅的正确做法本就不是一个人去面对,叫上亲朋好友吧,终于不用推让了,让我们一起品尝。想想,这也许是眼下这一盘鸡翅们最好的归宿,也是他们孤独内心所能给予食客最大的善意。
鸡翅:虽然你看到的是长得都差不多的一盘鸡翅,但是当你拿起其中一块鸡翅送入口中时,他对你一定是一心一意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