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榜

最近几年,一直在避免被事物标榜,行为,话语,装扮

但是并没有避免,只不过是选择了另一种标榜方式

发现人很难不依靠什么而活下去,有些东西一直会指引你

我们渴望自由,但是一直陷入被自由限制的漩涡

渴望本身就是一种方向

以自己为中心,会将渴望的拉向自己

这好像是人类的本能了,以我人类的脑子想不出他法了

天凉了,裹紧被子

剩下的人

人生的目标是否会不断改变

恐怕对于一部分人不是的

满足物质生活留下一部分人

寻找机会的成本增加也留下了一部分人

更高的理想变得精神化,变得更加触不可及

剩下的人,我理解是一些希望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些什么的人们